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下〉

科幻介绍 948浏览 65评论 来源:55402永利mg

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下〉

  20年前,当我们讨论台湾的大学毕业生的薪水,我们谈的可能是台湾最会念书的那20%至30%的年轻人一个月该领多少钱;现在,当我们讨论台湾的大学毕业生的薪水,我们谈的是...喔喔,现在只要你想,人人都可以念大学。所以当很多人在比较二三十年前的大学生起薪和现在的大学生起薪的时候,至少你可以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用来统计这个平均薪资的族群不一样。

  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只想要支付22K就请大学生来工作。事实上,仍然有很多公司支付比这高出一些的薪资来聘雇没有经验的社会新鲜人。每一家公司都知道,如果企业想要竞逐优秀的人才,就必须出高一些的薪水、如果企业希望这些优秀的人才可以在公司长期留任,就必须拿出够多的升迁机会、调薪预算、福利...来确保这些人不会轻易离职。

  某些时候我们会听到一种说法,有人会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只拿到22K啊,台湾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如果你领到22K,你应该要反省一下你自己啊...这些那些的说法。某种角度我会说这种说法反映了几分事实。在台湾,当然不会是所有的上班族都只能领到22K,那些从比较好的学校、比较热门的科系毕业的学生有可能可以领到较高的薪水,然后一路往下递减;或者是那些在职场上适应良好表现出色的人可以循着公司的体制向上升迁同时获得加薪。我们姑且相信说这些话的人都有良善的动机,他们希望年轻人可以不要斤斤计较眼前的几千元薪水,透过努力工作来为自己争取更高的薪资。

  但问题是,这样的说法不会改变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台湾可以领到35K的职务,在很多其他国家可能可以领到50K至70K的月薪;就算你在台湾是个年薪有一百万的成功专业人士好了,你仍然会发现在其他先进国家,人家的企业愿意支付给类似的职务两三百万的年薪。因为台湾整个劳动市场的薪水真的很低。

整体低迷的薪资现状

  我们大可不必执着于22K这个数字,就问为什幺台湾的企业会觉得可以支付这幺低的薪资给员工?

  我猜大概有二种原因,可能真的是出于「不凹白不凹」的恶意,或者,这就是台湾企业的最大给付能力。

  我们三不五时就会看到一些新闻,有一些公司会开出低得不合理的薪资来聘用员工,这也就算了,然后还要求员工要十八般武艺全能;或者是有一些公司会假实习知名徵求免费员工,实习结束后发给证书一张就当成是莫大的恩惠。我会说,当企业选择这幺做的时候,出发点都是相当可议的。

  企业实习是一个非常难简单回答是非对错的议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坚持我们公司必须要支付给实习生薪资,因为我相信,当公司必须要支付给实习生正常的薪资的时候,用人单位主管才会认真地去评估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请一个实习生,也才会真的安排一些学得到东西的工作给实习生负责。想不到几年后,有用人单位主管向我抱怨,实习生到部门里,不仅不能发挥战力,部门里还要派有经验的人出来带,如果实习生很认真肯学也就算了,有一些其实是为了应付学校的实习学分,连上班都爱来不来。我相信两造双方各有立场,都有几分的事实在里面。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太能接受一个企业要求实习生过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却连薪水都不付。

  另外一种可能性讲起来就可怕了。台湾员工的薪资,其实是市场机制决定的。如果一家公司发现一个月支付22K找不到优秀的人才,自然就会提高他的出价,一直到可以找到满意的人才为止。当然,劳动市场不是效率市场,但供给和需求某种程度上还是会影响到成交价格。换句话说,台湾的员工之所以只能领到这幺低的薪水,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这幺低的薪水就可以请到够用的人。回到那一句有一点戏谑的话:「出得起香蕉的老闆就只请得到猴子。」结果偏偏,台湾大部分的企业只想要请猴子来工作,所以...

只需要猴子的企业 

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下〉 

  前一阵子有一则新闻,南部某某大学只出不到22K的薪资聘请行政助理,照例引来一阵谩骂,害得该大学只好赶快出来澄清说自己请的是兼职的工读生而不是行政助理。我当时想到的是,大学里的行政助理需要有大学学历吗?如果该大学只想要找一个懂得收发文件、归档资料、填写行政表单工作的助理,支付22K的月薪找个高职毕业生可不可以?又,大学毕业生不可以领22K,难道高职毕业生可以吗?最后,如果高职毕业生就可以领较低的薪水不会引起争议,请问这个工作内容非要聘请大学毕业生不可的理由又是什幺?


  我们一路探究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现,不是台湾的企业给大学生的薪水太低;而是台湾有很多企业所提供的职位无论是在技术水準或是专业要求上都其实不需要受过高等教育的员工,而且这些企业无力支付更高的薪资。说得更白话一些:你只能找到22K的工作不是因为你只值22K,而是这个工作只值22K,你其实over-qualified了,但在僧多粥少的竞争之下,大多数人都去从事了较低阶的工作。

  从企业的角度,每一家公司在做的事情都一样,就是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尽可能控制甚至压低(不必然每一家公司都会设法压低,但每一家公司都必须控制各项成本,当然也包括人事成本)公司的人事成本。没道理欧美的企业老闆比较大方而台湾的企业老闆比较小气。所以台湾企业的老闆喜欢压榨员工其实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真正的问题可能跟产业升级、核心竞争力、产业价值链...有关係,整个事情複杂得多。

  最近一个问我关于22K的议题的朋友,其实是问我对于那些专门揭露22K以下全薪薪水的网站的看法。他认为这一类的社群网站背后往往藏着一群愤怒的年轻人,所以他问,难道这种诉诸于乡民的舆论制裁的方式,是正确的反击吗?

  从员工的角度,我想我会说:「为什幺不?」

让不适格的企业自然淘汰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一个企业在创造价值(这是为什幺有客户愿意为此付费)的过程中,必须支付各式各样的价格在各式各样的事情上头。有公司买进一大堆电子零件,然后组装成手机以后再售出、有公司把水结成冰再用机器刨成细小的冰晶,装满一大盘以后再加上新鲜芒果切块和炼乳然后用超贵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有公司一口气养很多很多鸡只然后试着出售从鸡蛋到鸡腿到鸡块等各种不同的食材...一家公司之所以可以存活下来,是因为有够多的客户愿意付钱取得它所提供的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水电瓦斯汽油纸张农产品电子零组件...每一样东西都可能会涨价,涨价了以后当然就会直接冲击到商品或服务的价格。比方说我是摆摊卖鸡排的,瓦斯涨了,我的成本就会增加,我可以选择涨价以维持我原有的获利,但万一我的价格上涨到消费者吃不消,我的销售量就会受到影响。考量到炸鸡排不是民生必需品,不可能卖太贵,所以身为老闆的我只好设法缩减获利或是降低其他费用以度过难关。再不然我也可以在炸鸡排以外卖一些其他利润比较高的东西。企业会面临各式各样的成本上涨,解决对策是提升效率、或是转型提高附加价值。如果做不到,就只好被淘汰。


  我们都理解这个道理。但为什幺企业不需要面对劳动成本的提升?

  因为相较于企业,员工是一群散沙。

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下〉

  这个说法固然简化了问题。我们可以试想一个情境:中油调涨油价时,台湾的计程车司机能不能不接受?很难,因为台湾有约九万计程车司机,却只有两家汽油公司(这两家还常常同步调整价格),而且那句话是怎幺说的:「嫌贵就不要买嘛!」如果有一天,大台北地区所有的计程车司机统统罢驶一周以抗议油价计算公式是黑箱作业,我想就算中油和台塑的高层不怕,那些政客也会怕。只是这是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当大家都罢驶,满街都是招不到计程车的人,这时某一位不响应罢驶的计程车司机一定可以接到很多生意、发一小笔机会财。所以不是他们不团结,而是在理性上,大家都团结的话大家的利益最大、大家都团结但我不团结的时候我的利益会更大,到头来大家都选择不团结。

  最近因为国道改成计程收费,很多收费员失业而走上街头。我看到某一篇报导上头写着,有收费员表示,过去工作中就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不过自己总觉得反正生活过得去就好;也看过很多人因为工作的问题走上街头,但觉得那好像是别人的事情。现在失业了,才发现自己早就什幺谈判的筹码都没有了。

  我不想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是你还真的以为企业家不给员工调薪是因为赚得不够多?我刚刚google了台湾某知名上市公司在官网上公布的年报,公司资本额1500亿元、去年eps约为8元、员工人数6500人。我们姑且假设这6500人的平均薪资为月薪5万元、每年14个月的保障薪资。就算是这样,一年调薪10%会吃掉公司的获利多少?

  我知道台湾还是有很多很照顾员工的老闆,但我们也都承认,台湾很多老闆和员工在本质上就是不对等的。

劳动者,觉醒吧!

  

  我以前听过一个神奇的德国故事,有一个台湾籍的员工被外派到德国的办公室工作,他一个人只身在外、假日也没有去处,就常常在週末的时候跑去办公室处理一些公务。没多久他就收到德国工会的警告。工会认为他经常到公司无偿工作,会让主管认为他的工作绩效比较好,所以他是用不公平的手段在和其他同仁竞争,必须立即停止这样的行为。另外一个神奇的德国故事是,我们公司当时在进行全球裁员,公司必须彙整所有的裁员名单提交给工会审查,工会会确保裁员的名单当中没有性别、种族、年龄、职等...的歧视,才会同意裁员计画。

  企业家在台湾营运、雇用台湾的员工、赚了钱以后纳税给中华民国政府,这当中理应没有谁对谁有恩这回事。如果有任何商人说自己赚得不够多打算把公司迁移到中国或东南亚,那就让他们去吧。会说这些话来恐吓大家的商人当真在其他国家就有竞争力、就会受到欢迎?

  请问,你上一次遇到台北市的公车司机罢驶是什幺时候?上一次有关厂失业的工人卧轨以至于耽搁了你回家吃晚饭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希望他们被火车撞死算了?政府为了让你可以在高速公路更快地驾驶而把收费权外包给财团的时候,你抗议过没有?上一次总统大选的时候,你关心过二位候选人的劳工政策以及后来劳工政策有否落实吗?你知道政府通过服贸或是加入TPP以后,哪些产业会受到影响、哪些人会失业、政府的配套措施是什幺吗?

  你看到电视上有劳工丢掉工作而你耸耸肩认为与我无关,有一天你会老、你所待的产业可能过气、你所任职的公司可能失去竞争力,而其它的人同样有可能会漠视你的失业。

  当有人在网路上用尖酸刻薄的语调嘲讽那些只愿意支付22K的薪水给社会新鲜人的公司,我想我会说,这当中该检讨的应该是那些企业而不是乡民。一家公司之所以只愿意支付低于市场行情的薪资,要幺就是出于恶意、要幺就是缺乏竞争力。

  让支付22K的企业必须提高叙薪标準才找得到员工、或是让支付22K的企业在台湾难以立足,我们才能真正摆脱22K的魔咒。

  谈到22K,我的结论是:政府当年的企业职场实习方案造就了今天大学毕业生只有22K的薪水,大概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事情。我不会说这是单一施政错误的问题,因为台湾高等教育的浮滥、以及高等教育所学和企业所需之间的最后一哩路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然后,台湾确实不是所有的人都领22K,还是很多人领比这更高的薪水,某种程度上,一个人只有22K的薪水当然和他的竞争力有关,从正面积极的角度出发,停止抱怨、提升个人的竞争力,确实是摆脱22K的不二法门。就算你可以领到35K、50K或100K好了,这仍然不是值得沾沾自喜的事情,因为同样的职务,在很多先进国家可能有70K、100K或200K的价码。台湾的薪资偏低绝对是个事实、也是个问题。

  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企业都会控制人力成本,当你认为台湾的老闆就是喜欢压榨员工的时候,请你别忘了,美国、欧洲、韩国、日本、新加坡...的老闆也在做一样的事情。这不足以充分说明为什幺台湾薪资偏低,真正的问题比这複杂很多很多。

  劳工的权益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想要等世界上握有财富或权力的人良心发现主动释出财富或权力,这种机会极为渺茫。台湾的众多上班族们必须要建立起劳工意识,才能真正改变台湾的劳动市场生态。

 §本文接续〈毕业起薪真伤心,22K谁之过〈上〉〉

 图片credit:Taroa Chang、萌典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